1. 首页
  2. 登入hg8800手机版皇冠

如何看待“行贿与受贿应该同罪同罚”

不同阶段,不同国情,应施以不同刑法,类似中国这样的,腐败特别严重,被索贿否则干不了事情的,应该减轻行贿人的刑罚,美国这样的,行贿很少的,行贿与受贿同刑条件具备。对于中国,现阶段也应

不同阶段,不同国情,应施以不同刑法,类似中国这样的,腐败特别严重,被索贿否则干不了事情的,应该减轻行贿人的刑罚,美国这样的,行贿很少的,行贿与受贿同刑条件具备。

对于中国,现阶段也应该针对受贿人对象不同而区分:受贿人是公务员、事业单位乃至国有企业人员,由于中国国情,手里有巨大能量,索贿可能较大,应积极鼓励行贿人举报,受贿人是一般企业人员,则不宜过分对行贿者宽恕,至少其行贿财产不应返还。

贿赂犯罪乃双方互为犯罪对象的对合犯

贿赂犯罪乃双方互为犯罪对象的“对合犯”。

其中,除索贿以外,就一般贿赂犯罪而言,行贿显然是受贿的直接原因,没有行贿绝无受贿。

然而实践中,无论从我国刑事立法还是司法层面看,各环节均偏重对受贿犯罪的惩处,相对轻忽了对行贿犯罪的同等惩处。

有鉴于此,认真反思关于强化惩处行贿犯罪力度的必要性与可行性问题,很有意义。

加大惩治行贿行为力度的“必要性”探究

(一)行贿方是受贿之源,要遏制贪污腐败,务必先扼制目前愈来愈泛化的行贿行为。

目前,办事之前先行“打点”已成为潜行于社会经济生活、市民日常生活乃至社会政治生活中的“潜规则”。

形成此类“潜规则”的深层次原因固然错综复杂,但无论是主动行贿还是暗合型行贿,行贿人之“打点”不但破坏了经济关系中的公平竞争、败坏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廉洁履职之政纪,更酿就或者说滋纵了一个个相对人的贪腐心理,污染了社会经济生活、政治生活乃至市民日常生活的醇良端正之风。

这样的“潜规则”一旦形成,就会有如多米诺骨牌效应般地倾泻下去,以致不可收拾。

正因为如此,从某种意义看,比之于受贿,行贿行为其实更具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危害紧迫性和应受刑罚惩罚性。

由是,从根本上看,虽然宽纵行贿的反腐策略也许一时有助于惩治受贿者,但却无法根治腐败顽疾,因为行贿者的行贿意愿并不会因受贿者的落马而降低,甚或收敛。

(二)行贿所引发的经济交易、经济生活中的不正当竞争,将严重破坏经贸资源的优化配置,进而大大抑制社会生产力的强劲发展。

正常的经济合同、工程项目中的投标、中标,无不是通过公开的招标(包括标购或标售)、投标的方式来实现同行间的公平竞争,从而达致社会的优胜劣汰,进而从正面或反面去激励或刺激各界进一步优化其经济或商贸资源配置并励志创新,以最低的经贸耗出达致最大的经贸产出或收益,最终促进社会生产力健康有序的发展。

因而,严厉惩治行贿行为,实乃整肃并优化整个国家经贸资源的应然之举。

(三)行贿行为所引发的国家工作人员的贪腐贿赂之风,将严重败坏国家机关的政治风纪,从而危及整个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之本。

清正廉洁、遵纪守法,原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履职之本。

当前社会条件下,权力缺乏监督,固然是官员们大行贪腐之风的根由。

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行贿人的无处不在,行贿花样的无所不想,行贿途径的无所不用其极,也是官员们无不领受各类新奇“好处”、“利益”的缘由。

而我国从立法到司法都相对宽纵行贿行为,其结果是进一步滋纵了贿赂犯罪的恶性循环,致使“行贿、受贿”犯罪愈加猖獗,甚至到了以行贿方式“跑官”、“买官”的地步。

如此下去,清正廉洁、遵纪守法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活动之本将荡然无存。

再泛化下去,此类“蛀虫”定会由“侵蚀”发展到“威胁”整个国家的立国之本。

(四)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拘束力所决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